为网游《猎刃》做的角色。

《开城门》

 “文革”初期一天夜里,我和同学骑车穿过平安里。夜深人静,突然街上出现十几头毛驴,在一个农民驱赶下往西行进。同学告诉我,每天都有这么一群毛驴,半夜从东郊大红门进北京,目的地是动物园。我愣住,问到底干什么。他笑着说,送到那儿就地屠宰,第二天喂虎豹豺狼。此后很久,我一到半夜就辗转反侧,倾听那毛驴凌乱的蹄声。它们一定预感到厄运将至,就像少年鼓手,调整步伐,抱着赴死的决心。

《功夫熊猫》的故事框架毫无新意

臧志昕 studius:

看过《功夫熊猫》(二)之后,一直想把第一部回头再看一遍,今天得空,不再仅仅以一个观众的眼光看片子,自然已经少了第一次看时的刺激和激动,更多的是以专业的角度去学习和研究。看完后得出结论——《功夫熊猫》的这题故事框架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,无非套用了一个傻小子误打误撞的成为功夫高手,然后除暴安良,主持正义,最终战胜邪恶的俗套。那么问题来了,这样一个俗套故事怎么会如此吸引我们呢?是将雕细刻的3D视觉效果?是令人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的武打动作?还是极具冲击效果的特效设计?是音乐?是画面?当然这些元素做得的确相当出色,但我觉得都不是问题的关键。一部戏好看不好看最终的决定性因素应当还是故事本身。那么俗套的故事框架能够吸引观众吗?答案是肯定的。因为“俗套”的另一个说法就是“经典”!俗套之所以成为俗套,是因为很多人都在用这个俗套,为什么大家都用呢?因为它最有效。运用俗套的好处是保险,安全,不会出大的差错。这是商业大片最需要的,投入那么多钱不能随便去冒险。故事框架安全了。骨头有了就看如何加上肉了,也就是说在毫无新意,但很安全故事框架里面装进的是一个有一个有趣的,幽默的,惊险的,震撼的故事情节,正是这些故事情节牢牢地将我们吸引住了……